流感季,一个儿科医生孩子生病被瞎治疗的5天



昨晚有群友转了一篇文章(《流感季,一个儿科医生孩子生病的5天》)到群里,我匆匆一看,已发现多处不妥,作者身为全国儿内科排名第一的儿科医院副主任医师、儿科学博士,对自己孩子尚且如此糊涂,可想而知找他看病的孩子会得到怎样的“待遇”。


实验室确诊肺炎支原体(下面简称“支原体”)很困难,只有在其结果会改变治疗时(一般是因为社区获得性肺炎住院时)才进行。社区获得性肺炎门诊患者通常不需要检测支原体,因为经验性治疗几乎都能成功。用验血方法来确诊支原体感染至少要验两次血,第二次验血的抗体滴度和第一次相差至少4倍时才提示感染。支原体抗体滴度在感染后约7-9天开始升高,3-4周时达高峰,等验血确诊时可能疾病都已经痊愈了。

咳嗽药水对儿童没有确切的益处,而且可能有害,所以不建议给儿童使用咳嗽药水。小黄的症状也并没有使用雾化的必要。(可参考文章《泛滥的雾化,有多少是必要的?》)


盐酸氨溴索的“止咳化痰”作用并没有在儿童中得到证实,使用阿奇霉素时也没必要用西咪替丁来“护胃”。


甲强龙是“注射用甲泼尼龙琥珀酸钠”,属于糖皮质激素。小黄的症状并不符合甲强龙的适应症。即使因肺炎住院的儿童,也不建议常规使用糖皮质激素辅助治疗。而且研究发现,对于本来没有哮喘这种基础疾病的孩子,在门诊使用糖皮质激素辅助治疗肺炎还可能导致治疗失败。


医生诊断小黄是肺炎引起的咳嗽,又不是哮喘,干嘛要吃孟鲁斯特钠呢?雾化也没必要。

既然已经可以喝粥和口服药物了,就没必要输液了。咳嗽已经明显好多了,“输液巩固”更没必要。

上面只是我一个没有任何医学背景的普通家长发现的问题,估计一个合格的儿科医生可以发现更多问题。

PS:据靠谱儿童呼吸科医生说,虽然文中说拍片报告有“肺炎”,但是在没看过胸片之前,他对这个“肺炎”的诊断持保留意见,从症状看就是一个支气管炎。如果是急性支气管炎的话,那么这是一个自愈性的疾病,并没有什么特异性的治疗方法,主要是以安慰和控制症状为主,抗生素通常是没有帮助的,小黄这次生病的所有输液也都没必要。(如果是肺炎的话,在咳嗽导致不能口服药物的情况下,输液我还可以理解。)

重要提示:本文的作者/编辑尽最大努力以确保内容正确,但因为是个人的创作/编辑,难免会出现错漏;同时,新的研究成果会不断涌现,各机构间也存在合理的学术观点相左,以及个体差异的存在;所以要求读者在作决策时运用个人的判断。必要时可以咨询其他靠谱的专业人士和查阅其他来源的资料——中文的资料中,我特别推荐《美国儿科学会育儿百科》(有Kindle电子书)和《默沙东诊疗手册》(免费在线版)。建议在使用任何药物之前都先仔细阅读药物的说明书。

参考资料:
1. Jesus G Vallejo. 儿童肺炎支原体感染. UpToDate临床顾问. (Accessed on Dec 31, 2018).
2. William J Barson. 儿童肺炎的住院肺炎. UpToDate临床顾问. (Accessed on Jan 27, 2019).
3. Diane E Pappas. 儿童普通感冒:治疗和预防. UpToDate临床顾问. (Accessed on Jan 27, 2019).

未经允许不得转载:酷合居 » 流感季,一个儿科医生孩子生病被瞎治疗的5天

评论 0

  • 昵称 (必填)
  • 邮箱 (必填)
  • 网址